當前位置>>首頁>> >>最新動態
【行業新聞】中國是全球醫藥市場的希望

   [導讀]國際購並聯盟合夥人克裏斯托夫預計,到2015年,50%的醫藥市場增長將來自於中國。如果觀察未來的醫藥市場,唯一有希望實現大幅度增長的就是中國




    克裏斯托夫(Christoph Bieri)博士是國際購並聯盟(IMAP)的瑞士合夥人,也是IMAP醫療衛生行業團隊成員。他自2007年其開始從事製藥企業與生物產業的谘詢工作,領導了多起生物製藥領域的國際交易,涉及範圍從仿製藥、非處方藥、生物仿製藥,到幹細胞再生療法等。在加入IMAP之前,克裏斯托夫是一家關注新藥研發與診斷市場的生物技術公司創始人和CEO。他擁有瑞士巴塞爾大學細胞生物碩士學位和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的生物理化博士學位。


    受困於“重磅炸彈”藥物專利到期、創新藥物匱乏以及各國醫療支出緊縮,歐美等發達國家的醫藥市場近年來不容樂觀。跨國醫藥巨頭們紛紛將目光放到了中國、巴西、印度、俄羅斯等新興市場。


    國際購並聯盟(IMAP)新近發布了一份《全球製藥與生物技術購並報告2012》,預測稱,在2010至2015年間,發達國家成熟的醫藥市場(如美、國、日、德、法、意、西、加、英、韓)歐洲以及日本的醫藥市場市場,每年將隻增長2.1%,在此前5年,其複合年均增長率為5.1%;但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如中國、巴、印、俄及其它13國)度和拉美,2010至2015年間的複合年均增長率增長會高達14.8%。


    而在所有的新興市場中,中國有望拔得頭籌,引領全球的醫藥市場增幅。


    IMAP成立於1973年,是一家在全球中型購並市場占領先地位的購並谘詢公司,由來自全球30個國家的39個成員公司組成,包括歐洲,北美,南美以及亞洲等地區,擁有超過500個專業購並顧問。根據湯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發布的最新排名,IMAP位列全球投行中型交易市場前10名。


    3月末,IMAP首次在北京舉行“全球跨境購並峰會”。IMAP瑞士合夥人、醫療衛生行業團隊成員克裏斯托夫博士(Christophe Bieri)在此期間接受了記者的獨家專訪。除了闡述中國醫藥市場的增長前景外,他也對國內外的醫藥企業並購進行了分析。


    問:IMAP的報告對醫藥市場的估計十分樂觀,對中國似乎更樂觀。


    克裏斯托夫:是的,我們預計,到2015年,50%的醫藥市場增長將來自於中國。如果觀察未來的醫藥市場,唯一有希望實現大幅度增長的就是中國。


    問:為什麽是中國?中國和其它新興市場有什麽不同?


    克裏斯托夫:巴西才有1.7億人口,沒有辦法和跟中國在人口上競爭。


    印度雖然人口多,經濟增長也很快,但是從來沒有計劃進行醫療體製改革和全民醫療保障建設,到現在也看不出任何跡象,他們也不投資。雖然很多大型國際公司很早就進入印度市場,比進入中國市場要早很多,但是中國市場的發展比印度快很多,馬上就要超過他們。這其中最大的區別是,中國政府會對醫療進行投入,會有真正的行動推動醫療體製改革的發展,做全民醫療保障建設,所以我們都認為中國發展會更快。


    而像俄羅斯、波蘭這些國家,他們不僅人口比中國少很多,政府的醫療預算也比中國少很多,正因如此,大家一致認為中國市場會比他們增長快得多。


    再看中國市場本身,目前中國正麵臨人口老齡化,到2020年以後60歲以上的老年人會很多。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整個人群的健康會出現一些問題,比如高血脂、高血壓。慢性病的發病率會越來越高。更重要的是,中國從2009年開始進行醫療改革,並已經在很短的時間內使醫療保險的覆蓋麵擴大到95%以上。這些都令我們對於中國醫藥市場的預測比較樂觀。


    問:這份報告裏也寫道,在全球市場,2011年醫藥行業並購非常頻繁。這種趨勢大概會持續多久?


    克裏斯托夫: 2011比2010強很多,是因為2010年的確是很差一年,有很多交易到一半都失敗了,這是由經濟環境導致的,不僅僅發生在醫藥行業,所有行業都如此。目前,全球排名前十的醫藥公司,從輝瑞到雅培,都在全球各地正在開展一些中型公司並購,他們尤其關注生物製品新產品。


    問:跨國藥企在中國進行的醫藥企業收購呈何種趨勢?


    克裏斯托夫:在2012和2013年,我們會看到更多大型跨國醫藥公司和中國本    再看中國市場本身,目前中國正麵臨人口老齡化,到2020年以後60歲以上的老年人會很多。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整個人群的健康會出現一些問題,比如高血脂、高血壓。慢性病的發病率會越來越高。更重要的是,中國從2009年開始進行醫療改革,並已經在很短的時間內使醫療保險的覆蓋麵擴大到95%以上。這些都令我們對於中國醫藥市場的預測比較樂觀。


    問:這份報告裏也寫道,在全球市場,2011年醫藥行業並購非常頻繁。這種趨勢大概會持續多久?


    克裏斯托夫: 2011比2010強很多,是因為2010年的確是很差一年,有很多交易到一半都失敗了,這是由經濟環境導致的,不僅僅發生在醫藥行業,所有行業都如此。目前,全球排名前十的醫藥公司,從輝瑞到雅培,都在全球各地正在開展一些中型公司並購,他們尤其關注生物製品新產品。


    問:跨國藥企在中國進行的醫藥企業收購呈何種趨勢?


    克裏斯托夫:在2012和2013年,我們會看到更多大型跨國醫藥公司和土公司之間的合作或者並購,但是外國公司在中國的收購可能不會像國際上這麽活躍,因為在中國,技術好又願意賣的醫藥公司實在很少。


    問:除了技術力量總體薄弱外,對跨國公司而言,收購中國企業會麵臨哪些障礙?


    克裏斯托夫:一些規則和文化會成為障礙。美國公司在中國收購以後,所有銷售人員必須要符合美國法規,任何現金交易和娛樂項目都是違法的;但對於中國企業來說,這是日常的銷售行為。這兩者很難達到統一,還會影響跨國公司在全球的聲望。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美國公司會放棄全資收購中國公司,或者放棄使用他們以前的銷售隊伍,這些都會對收購形成很大的障礙。


另一方麵,並購後的整合也會是一個難題。我們發現,一些大型外企在中國收購公司,但收購後並沒有直接實現整合,而是分開運營:團隊還使用以前的團隊,產品還是用以前的產品。很可能,他們之前就沒有打算整合。整合對於外企都是有挑戰的,因為外企收購中國公司,通常並不是因為中國企業的產品有多強,而是希望通過收購提高產品覆蓋率,使得產品線更多元化。


    問:那麽中國藥企有沒有走出去收購?


    克裏斯托夫:是的,就中國企業整體而言,我們發現越來越多大型中國企業開始有規劃地去海外投資一些項目,這不光是醫藥企業。從去年和前年的交易來看,中國企業對於歐洲國家的並購更加感興趣。我們對中國企業的調查也顯示,他們對歐洲一些企業的興趣比以前更大。這其中就包括中國的醫藥企業。


    越來越多的中國醫藥公司,現在會花高價到歐洲收購醫藥企業,而且他們使用的估值方式會把價格炒得很高。當然,絕大多數中國企業還是更願意專注於中國現有市場,而真正有意願、采取實際行動去國外收購公司的中國醫藥企業還是比較少。


    問:根據IMAP的觀察,中國醫藥企業收購海外公司時,更願意關注哪些類型的企業?


克裏斯托夫:我們接觸過的企業多數是希望在歐洲收購有銷售渠道的公司,借此將產品賣過去。此外,中國公司更願意收購歐洲公司,而不願意收購美國公司。因為在美國,即使很小的公司都是在納斯達克上市,而收購上市公司比收購私有公司要麻煩很多。


    問:對中國企業而言,到海外收購的主要挑戰是哪些?


    克裏斯托夫:中國公司在海外並購遇到的問題和國外公司在中國並購的問題差不多:首先是文化問題。現在,我們所見到的中國在歐洲進行收購的醫藥公司基本都是分開運營,仍由歐洲人自己管理,因為如果用中國傳統的方法去管理,公司運營可能會出現問題。


    另外,對於中國公司來說,出去做並購之前一定要有很清晰的策略,即“我們到底要買什麽,到底要花多少錢去買”,因為中國和歐美公司的估值方式不一樣,看重的事情也不一樣。


    問:我們看到,2011年中國國內醫藥企業之間的並購也很活躍,您怎麽來看這個現象?


    克裏斯托夫:並購之間是市場結構的整合,這很正常。按照目前的趨勢,這種現象可能會繼續下去。


    記者點評:


    隨著全球化的進展,中國的藥企會越來越感到,自己的競爭對手不僅僅來自中國國內,或者說,即便是跨國巨頭,也隻是在中國國內這個市場上與之進行競爭。中國的藥企很快會發現,自己所在的戰場是一個全球性的戰場,也隻有以這種方式思考的藥企,才有希望贏得未來。


    這樣來說,中國的藥企走出國內,到海外進行收購是必然的。在嚐試中吸取經驗與教訓也是必然的。未來最成功的企業應是充分利用中國市場的潛力,並在全球範圍內整合資源的企業。


|首頁| 关于MG视讯|多肽合成|最新動態|優勢技術|產品展示|多肽常識|聯係我們|

常州MG视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在線客服

銷售1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銷售2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銷售3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